關於部落格
每雙瞳孔都將帶出不同色彩的世界。
主體是註定模範?客體是天生系列?
沒有絕對。
各自詮釋、各憑本事!
  • 4350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Taking Woodstock ─ 胡士托風波

  李安繼《囍宴》、《斷背山》後另一部講述同志情誼的電影,描寫伍德斯托克音樂節創辦人的故事。
 
  本片改編自以利特泰柏的回憶錄,由喜劇男星狄米崔馬丁飾演以利特,在無心插柳的情況下,成就了1969年「胡士托音樂祭」的傳奇事蹟。本片集結出色的卡司,配樂選自六O年代樂壇指標的音樂,包括「死之華」(The Grateful Dead)、「門戶」(The Doors)、「傑佛遜飛船」(Jefferson Airplane)、「鄉村喬與魚」(Country Joe and the Fish)等樂團的歌曲,還有一首由瑞奇海文斯(Richie Havens)重新錄製的《自由》(Freedom)。《胡士托風波》是一次歡樂的時空之旅,帶領我們重返那個凡事都有無限可能的年代。
 
  以利特是紐約格林威治村的一名室內設計師,深受當時風起雲湧的同志人權運動影響。但他也被家中事業所羈絆--他個性專橫的父母傑克與索妮雅(亨利古德曼與伊梅達史丹頓飾)在卡茨基爾經營的「摩納哥El Monaco」一間破爛不堪的汽車旅館。在1969年的夏天,以利特不得不搬離城市回到這間汽車旅館,設法讓它免於被銀行查扣的厄運。
 
  以利特聽說隔壁渥基爾鎮不准許一個音樂藝術節在當地舉辦,他便致電音樂祭的籌辦者--胡士托創投公司的邁可藍恩(強納森葛洛夫飾),表明願意提供他家開的汽車旅館給主辦單位,並藉此製造商機。以利特為藍恩引見鄰居麥克斯雅士嘉(尤金李維飾),麥斯經營一座六百英畝的奶製品農場。很快地,胡士托公司員工進駐到摩洛哥汽車旅館裡,約五十萬的人則在前往雅士嘉農場的路上,準備體驗一場「白湖鎮三日和平與音樂」。
 
  藉著朋友的相助,包括劇團團長戴文(丹‧富樂飾)、剛返鄉的退伍越戰軍人比利(艾米爾賀許飾)與變裝癖前海軍薇爾瑪(李佛薛伯飾),也有鎮民的反彈聲浪,包括比利的哥哥丹(傑佛利迪恩摩根飾),以利特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場generation-defining將定義整個世代的體驗,並且讓他的人生--與流行文化風貌,永久改觀。
 
  李安的新作《胡士托風波》由Focus Features出品,狄米崔馬丁、丹‧富樂、亨利古德曼、強納森葛洛夫、尤金李維、傑佛利迪恩摩根、伊梅達史丹頓、艾米爾賀許與李佛薛伯等人攜手演出;選角工作由艾薇考芙曼(Avy Kaufman, C.S.A.)出任,服裝指導為約瑟夫歐里西;音樂總監為喬波伊德(Joe Boyd);配樂為丹尼葉夫曼(Danny Elfman);剪輯為提姆史奎爾斯(Tim Squyres, A.C.E.);美術設計為大衛葛羅曼;攝影指導為埃里克高提耶(Eric Gautier, AFC);改編自以利特泰柏與湯姆蒙得(Tom Monte)的著作;執行製片為麥可豪斯曼;製片為詹姆斯夏慕、李安與希莉亞寇斯塔(Celia D. Costas);編劇為詹姆斯夏慕;導演為李安;影片由Focus Features發行。
 
內容來自:http://www.atmovies.com.tw/movie/film.asp?action=now&film_id=ften91127896
 


  老實說,在電視上看到預告片的時候,心理並沒有太大的衝動想要去看,但是又衝著胡士托封波+愛情逆轉勝的前提下,我又衝了。
 
  其實,在看胡士托風波之前,我並沒有做太多的功課,這樣也好,不需要透過別人的觀點來了解這部電影,剛剛好可以試試看自己是否是個敏銳的「閱聽人」。先前有看過的人對於這部片的反應相當兩極化,我想會造成這樣的結果不是沒有道理的,通常不是影片內容太小眾,不然就是要呈現的寓意與層次太高,凡夫俗子體會不了。但是,雖然我也是凡夫俗子,但是我在李安的胡士托風波裡,嗅出了一些些比較深入的看法。
 
  說真的,電影的簡介說這是繼《囍宴》、《斷背山》後另一部講述同志情誼的電影,其實有點把它限制住了。就我來看,與前兩部非常擺明的就是同志議題的詮釋方式,我想胡士托風波的同志氛圍淡了許多,但卻有畫龍點睛的效果,不刻意強調,但卻深刻,而就在變裝癖前海軍薇爾瑪的一句話裡表達得淋漓盡致:「我不需要向別人解釋我是什麼樣的人,我知道我自己是什麼就夠了」!薇爾瑪,我給你拍拍手。
 
  當然,我沒有機會接觸到李安,也尚未和別人討論對於胡士托風波電影議題的討論。不過,胡士托風波所要傳達的以及我所觀察的確實讓我有相當深刻的體會...。或許這是所學的專業所致,看完了胡士托風波,讓我與當前的觀光、旅遊、休閒產業有所對照與比較。
 
  很明顯地,白湖鎮陰錯陽差之下所舉辦的音樂會是一種節慶活動。這位白湖鎮帶來了什麼?人潮與錢潮。沒錯,這就是當前人們對於觀光產業的看法,認為當一個地方的處境是山窮水盡疑無路的時候,為地方帶來經濟奇蹟的柳暗花明又一村是「觀光」。確實是如此,當白湖鎮獲得舉辦音樂會的事實之後,錢潮進來了,開始有相關的「外人」,帶著先進的「現代武器」要來改造白湖鎮了。這就跟一個地區要發展觀光產業的途徑是一樣的,基礎硬體設施、交通規劃、土地開發、通訊科技、人才、就業機會...這些都是發展觀光前後的必備條件與附加好處。
 
  但是,另一個角度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。一個地方的「真實性」在發展觀光之後,還真實嗎?我想人們旅遊的目的除了要逃離每天的"工作"與"生活"的圈圈以獲得心理與生理上的調節與平衡之外,更重要的是,人們的另外一個目的與動機便是去「看」、「體驗」一種自以為是的旅遊目的地真實性。胡士托風波裡面有一個例子很好,那就是當地的劇團,不過很幸運的是,當地的劇團表演並沒有為了遊客而改變其表演的戲碼,雖然看的人其實是當白湖鎮的居民。不過這裡要強調的是,這個情節與「海角七號」的情況有點雷同,墾丁的音樂祭既然在墾丁辦,那為何一開始考慮的樂團不是當地人組成的?原因很簡單,從市場的邏輯來看,當地人的tone無法符合遊客的口味,所以不符合「經濟效益」。沒錯,當消費主義搭台的觀光,不禁讓人思考,什麼是觀光客要的「真實性」?而又有多少地方的文化為了附應市場需求,到最後讓自己的文化變成四不像?
 
  另外,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面相。人潮之後呢?白湖鎮所面臨的問題在很多地方都不難發現,當地沒有就業機會,更沒有年輕人發揮的地方。當然,男主角的母親用來留下他的手段雖然讓人有些感嘆,但是回到白湖鎮整體來說,這不正是反映出一個地方現實的無奈嗎?在台灣,有很多地方,特別是鄉村地區,常會有許多「節慶」、「XX祭」、「XX節」,通常都每況愈下,就像胡士托風波中白湖鎮三日音樂會的激情過後,男主角離開了、年輕人走了....胡士托「風波」取得好,人潮過後,白湖鎮剩下什麼?我們剩下什麼?
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